【一二一pinnacle网】口号:一二一向前进,宣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友情深 >> 战友风采 >> 文章详细介绍
南沙岛上空姐的靓影和不远处的那群青春女兵
来源:中国军网    日期:2017-03-05    浏览量:1796      

编者心语:

去年这个时候,几位国航空姐在南沙岛礁的合影刷爆朋友圈。彼时,她们乘坐的两架民航客机首次成功降落南沙永暑礁机场,人们在为南沙岛礁魂牵梦绕的同时,也记住了那些靓丽的身影。

而许多人并不知道,在距离这几位空姐合影位置不远的地方,一群被誉为“向阳花”的女兵长期战斗着。她们的面容可能没有空姐靓丽,但她们和所有南沙守礁男兵一样,在一线岗位上创造“靓丽”战绩,谱写一曲曲“飒爽英姿五尺枪”的佳话,绽放出别样的女性之美。

曾几何时,社会对女军人的关注焦点,同样也离不开“美丽”“靓丽”两个词。尤其在网络时代的今天,“寻找最美女军人”“军营一道靓丽的风景”……类似话题总是点击率颇高。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今天,对于女军人的时代之美,究竟应该怎样审视?也许,我们理应照一照强军目标这面镜子——

她们美,是因为融入了戍边无悔的不懈追求;是因为将青春之歌融入铿锵的强军战歌;是因为把柔韧的身影投入到火热的战位和演训场摔打;是因为以“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在强军路上奋力拼搏、不辱使命、勇于担当,而让生命有了与众不同的底色。

青春之花怎样绽放才最美?毛主席有言:“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习主席指出:“到基层和人民中去建功立业,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是的,作为新一代军人,只有在践行中国梦、强军梦的伟大征程中奋力拼搏,才能书写别样的精彩、别样的人生;而对于边防女军人来说,她们的“青春之花”正因为绽放在千里边防线这个强军舞台上,才能如此绚烂而持久,精彩而动人。

南沙女兵之血性

“美出一身‘兵味’,我无悔!”

女性爱美的天性与演兵场上的摔打,这是女兵必须面对的一对“矛盾体”。尤其是对南沙守备部队的女兵姑娘来说,这种矛盾更加突出。

通讯班列兵谭潇丽和贺茜,虽说分别来自海南和湖南,却好似一对“姐妹花”:两人同年入伍,一同接受新兵训练,同时成为南沙女兵,有着同样活泼开朗的个性;其实,两人还有更相似的地方——同样是家中长女,谭潇丽和贺茜的父母都对她们寄予厚望:“像木兰从军一样,成为‘巾帼兵花’。”

然而就算亲姐妹,也会有“不同”。谭潇丽入伍前苦练瑜伽,热衷美容,公认的爱美;贺茜则爱看书、听音乐,十足“乖乖女”。

不管是何种爱好和天性,姐妹俩入伍后都必须先迈过苛刻的“训练坎”:每天,她们一同挑战烈日下的五公里;熄灯前,再加练一个三公里。

谭潇丽1米65的个头,开始训练后,体重跌到不足100斤,嫩白的皮肤被晒成了古铜色;贺茜喜欢漂亮裙子,自从穿上这身军装,胳膊和腿脚都疤痕累累,穿裙子变成了奢望……姐妹俩常常躲在被窝里流眼泪,就餐时吃着吃着就想家。

“只有吃过南沙的苦,才无愧是南沙兵;驻守祖国神圣领土,我们无上荣光;柔肩也可挑重担,谁说女子不如男。”一次新兵授课,南沙守备部队领导的一番话,让她俩重新认识了南沙守礁官兵的责任和使命。

一些训练课目对肢体力量要求很高,远不是谭潇丽“瑜伽式”的柔软肢体所能承受的。为了强化上肢力量,她每天加练俯卧撑和哑铃。

有男兵调侃她说:“要是练成肌肉女,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谭潇丽直接举起胳膊,给男兵摆出“秀肌肉pose”,她的回答“雷翻”了众人:“美出一身‘兵味’,我无悔!”

对于体型微胖的贺茜来说,长跑达标是不小的挑战,她每天坚持多练1公里加速跑,每当灰心丧气,谭潇丽总会鼓励她:“加油!别放弃!”但在通信业务方面,贺茜却是班里的“小能手”,报务、上机操作娴熟干练,但凡谭潇丽遇到难处,贺茜总会帮她“开小灶”……两朵“向阳花”互相勉励,共同进步。

去年底,部队随机抽考三公里,天空突然降下滂沱大雨,监考干部犯难了:“要不先考男兵,女兵改天再说?” 姐妹俩却异口同声说:“男兵能跑,我们也能跑!”那一次,当贺茜拼尽全力,冲过终点的刹那,身边战友欢呼起来:“达标了!好样的!”

男兵发现,曾经柔美的谭潇丽和贺茜,如今多了一份英姿飒爽。

南沙女兵之进取

“南沙版‘致青春’,有范儿!”

■邓平 苏梦奇

从军医学院毕业前,孙文欢满怀欣喜的拿到分配计划,报到的地方却是“南沙”,卫生队中士孙文欢回忆说:“毕业分配时,女同学几乎都去了舰艇部队,驻地大多在大城市,宣读命令那一刻,我还在想是不是广州市南沙区?”

孙文欢说,得知自己成为南沙女兵的一瞬间,她的心情真是“既激动又忐忑”——“激动”的是,自己即将成为一名光荣的南沙女兵,守护祖国一片美丽国土;“忐忑”的是,南沙离家那么远,自己还很年轻,真不知能不能履行“南沙女兵”的神圣使命。

谁的青春不曾迷茫?虽然也有过疑惑、不自信,但凭着骨子里的进取劲、乐观劲,孙文欢成长为一名深受官兵喜爱的“知心姐姐”。

“我的日常工作就是‘配合’,配合医生体检、打针,配合病人完成治疗。”听闻这句,笔者心生疑惑:从来都是病人接受治疗,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医生配合病人治疗”?

孙文欢抿嘴一笑:“南沙气候恶劣,官兵们训练艰苦,岛礁远离大陆,官兵们思念亲人……作为医护人员,更应给予他们更多呵护,让他们感受到一丝温暖。”

她回忆,初次给准备上礁的新兵体检时,给一名年轻战士扎针,因为紧张几次没找准血管,小战士却咬紧牙关:“姐姐,我能忍住!”孙文欢内疚极了,她悄悄立志:“一定要努力为官兵健康‘护航’,做合格的南沙女兵。”

“勤学苦练爱钻研,开朗热心不失温柔本色。”南沙官兵这样评价心中的“知心姐姐”,这样的评价犹如一种鞭策,激励她不断提高医护水平。

为了练习注射技术,她在自己手上反复扎针,有时手背都被扎肿了。半年过去了,她硬是练成了“扎针又快又准”的功夫,去年底还代表部队参加了南海舰队卫生专业大比武,赢得官兵点赞!

闲暇之余,孙文欢喜欢听驻守岛礁多年的“老队长”讲礁上的故事:银白的沙滩,火红的日出,成群结队的海豚……在她脑海中,南沙是“信仰的土地”“心中的圣地”,那里有让青春之花绚烂绽放的沃土。

“队长,如果礁上需要女护理员,我第一个报名!”这句话,孙文欢不知说过多少次,也有男兵问她:“真不怕吃苦、不怕晒黑?”她率性一笑:“南沙版‘致青春’,有范儿!”

卫生队的保障任务较为繁重,作为女性,孙文欢要比男性医务人员付出更多艰辛。由于经常值夜班,孙文欢脸上也会时不时冒出几颗“痘”来,但男兵们却觉得她很美。

通信女兵之追求

“嘿!我的青春我做主!”

■于杰、本报特约记者李亮

爬杆子、练腿脚、接线头……一群每天跟电线杆、电话线“较劲”的女子有线兵,总能把男兵眼里的“粗活累活”演绎出别样精彩,把每次任务完成得“妥妥的”——她们是某要塞区通信连首支女子架设班的4朵“金花”。

下士班长黎梦个儿不高、年龄最小,身上“能量”却不小。“攀登固定”训练,她手托一根电话线,一个箭步蹿上电线杆,手脚并用那叫一个矫健……“56秒”,一旁计时的男兵佩服不已。

男兵“点赞”,因为这群姑娘“有实力”。在一次通信专业比武中,黎梦以1分40秒的成绩打破“线头接续”课目纪录,比原纪录提高了30秒,而大纲规定的合格成绩是3分钟。

平时训练,女兵与男兵比“爬杆”、练收线,上等兵邹亚姗擦拭着额上的汗说:“战场上不分男女,就看谁的素质过硬。”

这是“女汉子”的青春宣言!岛上的道路坑坑洼洼,邹亚姗在一次收放线奔跑中,不小心崴了脚。那阵子正赶上备战岗位比武,这可把小邹急坏了,还没等痊愈就一瘸一拐上了训练场。

上等兵王小凡是个“娇娇女”,从小身体弱不禁风,却偏偏有个倔脾气。去年底的考核,为了让成绩“提高1秒”,她一个动作愣是练了几百遍。

其实“女汉子”当年也很“萌”。黎梦是首批女子有线兵,当时教练班长只有男兵,她就跟着男兵学“爬杆”。一个“上杆”动作,男兵轻松搞定,她硬是练了1周多才勉强在杆上迈开步子,“从‘萌’到‘猛’,是要经历‘蜕变’的!”小黎笑着说。

“女汉子”可以忍,但毕竟是女孩子,泪水、汗水洒在“迷彩绿”上,她们也有委屈。有线兵的“千米收放线”训练,强度不亚于五公里越野,上等兵周迎迎在与男兵的比拼中,手指被被复线扯出一道“血口”,钻心的疼痛让还在奔跑中的她,几乎忘了怎么哭……

“当时,我真想把身上的‘络车’扔了……”小周憨厚一笑,每次操课,其他女兵都是背号码、练打字,她们却永远在奔跑训练,“这辈子就跟缠满线团的‘络车’铆上了!嘿!我的青春我做主!为我点赞吧!”

女子有线兵在进行攀登固定训练

女子有线兵在进行训练

女兵悄悄话:

“萌妹子”or“女汉子”?

■曹文勇 宋虹岐

“萌妹子”or“女汉子”?翻看入伍前的相册,西藏林芝军分区通信连连长张爱英绝对是个“萌妹子”。身材娇小可人的她,衣服、书包上都印着卡通图案,外加可爱的神态,银铃般的笑声……你说“萌”不?

可连队中士张大国却“不赞同”。2月上旬,他随连长张爱英赴海拔45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抢修光缆,大雪没过身高1米8的张大国的膝盖,他却被身高仅1米58的张爱英甩出十几米远,愣是没撵上……为尽快续接光缆,张爱英扛着十几公斤的设备,“噌噌”爬上电线杆忙活一通。在张大国眼里,连长那可是“比爷们儿还‘爷们儿’的‘女汉子’!”

“女汉子”并非徒有虚名。2008年6月,军校毕业后的张爱英毅然申请进藏,来到西藏林芝军分区通信连成为一名排长。“咱们排长真娇小!”男兵偷偷说。

可没多久,大家便对这个新排长刮目相看:穿着沙背心跑五公里,每天俯卧撑、深蹲、仰卧起坐“3×100”……第一次考核,张爱英12个体能课目全部达优,连男兵也禁不住点赞:“只有身高不如男!”

生活中的张爱英,确实很“萌”:爱自拍、爱漂亮。一次,她随手把几张“自拍照”传给家人,竟引起“轩然大波”——“英英,你咋晒黑了?”电话那头,母亲心疼得泪珠直打转,她却轻描淡写:“是光线太暗啦!妈妈,我美着呢!”

“萌妹子”的心比天高。当年,从有线通信专业毕业的张爱英,却被分配到无线通信排。不过,任何困难都难不倒心中有梦的人。没多久,各类专业书被她翻得卷起了毛边;数据传输、程控交换机操作等业务被她信手拈来。

女人天生爱美,“女汉子”也爱美。一年过生日,姐姐给她寄来一盒护肤品,望着镜子里“黑黝黝”的自己,张爱英哭得稀里哗啦。

“女汉子”的梦想究竟是什么?张爱英也说不清,她只知道执行任何任务,都要冲在一线。一次,张爱英主动请缨赴边防勘察通信网络,2个月间写出8万字的巡线报告,协助规划12个通信基站的建设,还革新多项野战通信战法。

如今,综合素质优异的张爱英被任命为通信连连长。身为女连长,张爱英带兵有一套:生活中,她和男兵女兵“打成一片”;训练时,她像“女汉子”一样勇往直前……“‘萌妹子’or‘女汉子’?”男兵们说:“这个问题有点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栏目分类
栏目分类下方广告位
精彩图文
创业典型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121pinnacle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信箱:joke.009@163.com  联系电话:010-62871207
网络技术:北京建站公司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