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pinnacle网】口号:一二一向前进,宣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友情深 >> 战友风采 >> 文章详细介绍
他是跟IS作战的第一个华人
来源:南都周刊    日期:2015-11-24    浏览量:2005      

黄磊六月份的微博自拍:“和我的国际团一起前往最前线打击IS 。”

黄磊的对手很多是发达国家的第二代少数族裔移民,他称他们为“渣滓,很多是雇佣兵、仗着相对良好的武器和后勤,纯粹想玩杀人游戏”。

2015年3月,黄磊(@LeiG7 )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死人,非常害怕,人不是他杀的,死者生前是伊斯兰国的战士,他的敌人。

第二次时,他会走神,“这是在做什么”,但没有时间忧郁,同一个战壕里、身旁的战友就已经倒下,“他们不死的话,死的会是我们,甚至更多无辜的人会被他们杀死。”

几个星期后,他学会用比AK47精密许多的狙击枪,“更加有感觉,因为你是瞄准了之后才射击”,他在瞄准镜里看到了敌人也瞄准了他,子弹飞了过来,没有打中,土墙嗡嗡地响,土渣飞扬,救了他的命,他很慌,扣动了扳机,对面的人趔趔趄趄地爬开了,没死。

在来叙利亚之前,22岁的黄磊只和别人打过一次架,他爸爸是医生,妈妈是护士,15年前,一家人生活在成都,然后移民来了英国。叙利亚本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曼彻斯特大学国际政治系的学生,今年2月,跟老师说了一声,要来中东学习政治,就翘课离开了舒适的英国。

他在BBC上看到伊斯兰国的报道,在网络上了解到叙利亚人民保卫军(YPG)招募国际志愿军的信息,保卫军属于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力量,是伊斯兰国的死敌。他通过网络向YPG递交了申请,对方给了他“offer”,约他在伊拉克面试,并通过那里去到前线。

甚至不需要体检,黄磊单方面向库尔德人军官宣布自己没有犯罪记录,就正式入伍了。当然,对方也在观察这位陌生面孔,他是第一个华人。之前YPG有过许多来自美加英澳的志愿者,有些还是pinnacle,这些滚烫的血液不顾风险来到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许多人也死在了这里,讣告发在YPG的Facebook 主页上。

黄磊被当地人热情地邀请到家里做客喝茶,浓郁的中东茶叶和古老东方的现实关系更出乎意料地挂在墙上:毛泽东像。当地人喜欢毛、喜欢中国,幻想那里是革命、强大、美丽的地方,中国出口的铜锁、汽油桶,也经常在街头巷尾出现,黄磊看到会有乡愁。

他和战友的疏离在出生入死中瞬间化解,当地没有什么军事秘密,几乎不用怀疑会有间谍,情况就像一锅食材明晰却煮得稀烂的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军阀混战,伊拉克政府军、叙利亚政府军、库尔德地方武装、IS、名目各异的反抗力量(叙利亚自由军、叙利亚胜利战线等等)。最不专业的是自由军,领导人死了之后,内部对打、和政府军打、和IS打。

黄磊本来很有把握,他18岁的时候曾在英国陆军服役,但在去往YPG营地的路上还是有点震惊,废弃的汽车、撂荒了的小院,都是弹孔,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为要命的,是“很差很差”的武器装备。他曾在微博上发过一段视频,一台自制的坦克从巷口驶出,无法辨识垂直、巨大、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的铁皮组合里面究竟是哪个年代的履带车了,总之就是吱吱呀呀响,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黄磊经历过几个工种:普通士兵、狙击手、机动部队、医疗兵。请他回忆死亡,他给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开头提到的狙击战,就是“杀戮”,他在电话里支吾了:“虽然IS他们不算是人,可我对杀人这个事情,对别人开枪,多少还是有种……”

他比较幸运,没有受过大的伤,但被流弹擦中过几次,这些深入其中、第一人称、切肤的伤痛仍比不上最基本的怜悯心、那一点点升起的上帝视角。

特别是当他做了医疗兵之后,“这里也没有很好的医疗条件或医疗器件,只有医院没有战地医院,而且医院也是很普通的。战线和医院隔了30多公里,每次送伤人过去我都非常非常伤心。虽然已经包扎过了,但是要等他撑住送他到医院,但是每次我在救护车上陪他们去医院的时候,有很多人没有撑过去,看着自己的战友在你面前慢慢死去的时候心里是真的很不好过。”

事实上,六月份的前线,黄磊愿意花20多分钟用土耳其的号码接受访问,他是想做一个呼吁:YPG属于民兵,大多是当地志愿者,当地的训练很不充足,装备也不足,大都很年轻,如果没有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空袭,他们坚守得很困难,第一个出现在叙利亚的美国人就曾在电视上呼吁过美国要多给他们帮助。

那里没有灯、没有电,在前线迎着8、9点钟的太阳起床,去擦枪、站岗,中午饭时有时无,作息也挺混乱,晚上经常要在阵地里守着。退回后方的时候,要5点半黎明起床,晚上睡觉时间不限,没有其他军队里的熄灯时间或号声,想睡就睡。

黄磊的对手,有很多和他挺像,发达国家的第二代少数族裔移民,他称他们为“渣滓,很多是雇佣兵、仗着相对良好的武器和后勤,纯粹想玩杀人游戏”。

这显然不是游戏,即便第一次全须而退。黄磊在6、7月间回了趟英国,刚下飞机就被警察带走盘问,在警局过了一夜,他在英国应该很难再从事政治、军事有关的工作,政府已经将他列入监视或限制的名单。

18岁后,他就离开家庭、搬出去住了,这是放养式的英国教育,他清楚很多事情要付出代价,在学校的学位也不一定保得住。

7月的一天,他还在打工,为回叙利亚攒钱,然后他又翻出了一张和战友的合影,写道:“回来才两个星期就失去8位战友、两位受伤……”

8月,他回到了叙利亚。

对话

南都周刊:你家里人反对你这么做吗?毕竟这么危险。

黄磊:多少有些反对。跟他们说清楚之后还是支持的。

南都周刊:怎么说服他们的?

黄磊:就是说来这里做什么事情,给他们看一些ISIS和YPG的资料之类的,慢慢就接受了。

南都周刊:怎么看待政治上的分歧,你的立场是什么?

黄磊:非常讨厌他们(指IS),用尽所有的手段来对抗。

南都周刊:你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死人是什么时候?

黄磊:差不多来叙利亚三个星期之后吧。

南都周刊:当时你害怕吗?

黄磊:当时第一次见到死人的时候非常害怕,第二次心里面就觉得我到底是不是做错了,但是自己又会想他们不死的话,死的话是我们,甚至还有更多无辜的人会被他们杀死。

南都周刊:你觉得自己是个暴力的人吗?之前是喜欢暴力还是和平?

黄磊:应该是喜欢和平吧。我长这么大才打过一次架。

南都周刊:战场上你有打死过人吗?

黄磊:嗯,这个还是有吧,只是我不太清楚。虽然说IS他们不算是人,可是我对杀人这个事情,对朝别人开枪这个事情多少还是有种……

南都周刊:你在战场上有受过伤吗?

黄磊:大的伤倒是没有,小的伤有一次,是被对方的流弹擦中。

南都周刊:那时候有过退出的想法吗?

黄磊:那时候没有,开始还在笑,就觉得哇差一点就……到现在我也没有想退出,我觉得虽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吧,但至少我做的是一件正义的事情。

南都周刊: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是一件关于正义和生死的事情?

黄磊:因为我以前在英国陆军待过,所以刚来的时候就知道战争不是儿戏。一下飞机到这里看到那么多弹孔的时候也真的意识到这个不是游戏,人的命只有一条,被打中的话就over了。

南都周刊:你还计划在那里呆多久?

黄磊:现在也没有计划,看情况吧。部队近期参加了很多战役,需要休整一下。而且中北部和南部都被解放了,当地人也要开始过斋月,所以我在想近期回一趟英国去休息一下,再回来参战。

南都周刊:你对这里的局势乐观吗?

黄磊:我认为肯定会赢的。但是局势的话可能还要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平复。因为IS也有很多雇佣兵,只是纯粹想杀人,他们也有良好的武器和后勤,像我们就只能靠自己。所以对未来还是有一些担忧,希望坚持就是胜利把,就像中国8年抗战胜利一样。

南都周刊:有人说过你这样是吃饱了闲的才这么做吗?

黄磊:真的很多人是这么骂我的。我只想说我长这么大肯定吃得苦很多,不仅是在英国陆军,我家人对我的教育也是英国式的,放养式的,到了18岁之后父母也会让你自己找工作搬出去住。家里也不算非常OK,我是丢弃我很多未来,很多前途来到这里,因为我以后的工作,我在学校里学的学位其实没有用了,我付出了很多代价才来到这里。很多人这么说我我觉得还是有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栏目分类
栏目分类下方广告位
精彩图文
创业典型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121pinnacle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9015341号
站长信箱:joke.009@163.com  联系电话:010-62871207
网络技术:北京建站公司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