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pinnacle网】口号:一二一向前进,宣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友情深 >> 战友风采 >> 文章详细介绍
武警战士郑明岗:用一条腿撑起热血人生
来源:中国军网    日期:2017-08-27    浏览量:2737      

武警战士郑明岗:用一条腿撑起热血人生

“给我们看看你的腿!”

“唰!”武警陕西省总队咸阳市支队八中队班长郑明岗撩起左腿长裤,卷起外面裹着的袜子,露出半截假肢。

“这条腿对你现在的生活有影响吗?”

“一点影响也没有!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就跟我自己的腿一样,平时训练也都能参加!”郑明岗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卸下那半截假肢给记者们展示。

这个短暂的会面发生在正式采访的前一晚,部队领导本是带着记者们在营区参观,不料却偶遇郑明岗。

2014年,一场重病将郑明岗的左小腿夺去。在短短的3个月内,他先后经历了6次截肢、4次抢救。

他说,他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这些遭遇让他深切地感受到人生是一个被选择的过程,更是一个选择的过程……

来之前,我在网上搜索郑明岗的资料时,看到过一段视频,视频中郑明岗在给战士示范战术动作。画面中的主体是两个人,由于拍摄距离不算近,我将这部分倒回去看了好几遍才分辨出来哪个是郑明岗——完全看不出他的左腿是假肢!

当面见识过后,我更是确认了这个事实。如果不挽起裤子,他“伪装”得可真好!

和我有相同感受的不在少数,比如咸阳市支队八中队战士燕昊堂。

燕昊堂是个大学生士兵,还有几天就要返回校园了。新兵连时期他就听说了郑明岗的事迹,但不十分相信,觉得其中肯定有添枝加叶的成分。

下连后,燕昊堂被分到了郑明岗所在的咸阳市支队八中队,他决定要通过自己的眼睛找到这个让他充满好奇的人。然而,整整一天下来,他一无所获。

夜晚的马栏镇气温很低,战士们用“一天四季”来形容这里,就说现在这八月天,早上穿秋衣,中午穿短袖,晚上盖厚棉被。

那天夜里,燕昊堂蜷缩在被窝里,冷得难以入眠。“嗒、嗒、嗒、嗒……”一阵很轻却很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燕昊堂悄悄把头从被子里探出,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张面孔他白天分明就见过,但此时眼前的这个人让他感到害怕——一条腿、一只拖鞋,还有悬在空中的瘪瘪的裤管。燕昊堂知道,这就是让他找了一天的那个人。

“嗒、嗒、嗒、嗒……”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燕昊堂顺势合眼假寐。郑明岗一手扶着床沿、一手在空中不停挥舞,就这样单腿跳到了燕昊堂的床前,给他盖上了被子。

确认新兵们的被子都盖好后,郑明岗转身离去。

不知是哪股力量拽着燕昊堂,他轻轻下了床,跟在郑明岗后面。楼道中,郑明岗手扶着墙,跳着消失在他的视线内,连同那不受控制随风前后飘动的裤管。

类似故事记者还听到了两个。

去年年底,郑明岗来到马栏镇齐心学校给学生们上国防教育课。孩子们并不知道郑明岗有一条腿是假肢,休息时间,提出想和他一起打篮球。

一个学生在准备投篮的时候突然被撞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倒了,郑明岗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学生,本来要摔倒的学生就倒在了郑明岗的怀里,而郑明岗却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郑明岗卷起了裤腿,露出摇摇晃晃挂着的半截假肢。本来在郑明岗怀里的孩子一下子蹿起来,躲到了校长的身后,就像做了坏事似的,默不作声。

郑明岗坐在地上把假肢装好,慢慢站了起来,对学生们说:“对不起啊,孩子们,叔叔以前生过病,小腿没了,现在假肢也有点松了,不能和大家一起玩了,下次咱们再一起打篮球,好不好?”本来躲在校长身后的那个孩子一下子跑过去抱住了郑明岗,久久不撒手。

别说是与郑明岗接触不多的孩子们,就连被他资助的齐心学校八年级学生王雪起初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一次,电视台采访郑明岗,也去学校问了王雪几个问题。

“你对郑叔叔了解多少?”

“郑叔叔是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还是一名班长,他不仅在军事上很厉害,在学习上也很厉害,不仅给了我学习上的资助,还给我家里带来了很多帮助。”

“那你知道郑叔叔的左腿上戴的是假肢吗?”

记者刚问出口,王雪就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里不自觉地喃喃道:“不知道,不知道……”

那晚记者们初见郑明岗,见识了他走路后,又随他来到训练场,看他展示单双杠动作。摆腿、倒立、旋转、跳跃,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只听我身旁一名记者惊呼:“真的完全看不出来是假肢!”

康复训练。

小拇指、无名指、中指、半脚掌、脚踝、小腿,3个月、6次截肢手术,郑明岗曾在鬼门关前走了数遭。

2014年5月,郑明岗发现左脚小拇指上长了一个小黑点。开始他以为只是肌肉拉伤,就没在意。当时正值中队搬迁,郑明岗担任单独执勤点负责人,任务繁重,又赶上退伍季,兵力紧缺,根本走不开。

到了7月份,小拇指已经完全溃烂。郑明岗左脚疼得穿不了作训鞋,就一脚穿拖鞋一脚穿作训鞋继续执勤。

结果,他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我不想在班里住了,把我安排到一个单独房间吧。”那天,郑明岗对中队长说,“我现在每天疼得睡不着觉,战友们还要上勤,这样会影响他们的。”那一周,他几乎没合眼。脚不疼时,眯一会儿,更多的时候,是疼痛一次次把他从浅睡中拽醒。

中队立刻把他送到了武警陕西省总队医院。郑明岗记得,那天大雪封山,雪很大,路很滑,车开了10个小时才到西安。

郑明岗的左脚小拇指已经黑得像枯木一样了,他被确诊为动脉血栓脉管炎。

后来,郑明岗转院到西京医院。

那时,他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吃的止疼药和癌症晚期病人吃的是一种。

一天,他感觉左脚小拇指又疼又痒,就用手搓,一搓,小拇指掉了,拿在手中,像冬天的干树枝一样,因为已经坏死了,也不流血。

为了防止再次感染,医生决定给他做左脚无名指截肢手术。

可是病情仍在恶化。

“能不能让我自己再走一次?”脚踝截肢手术前,尽管医生百般阻止,郑明岗还是执意要用双脚从病房走到手术室。他说,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双脚着地了。

3层楼、72级台阶,郑明岗拄着拐杖走了半个小时。

手术过后,疼痛丝毫没有减弱,毛巾经常被他咬得咯吱咯吱响。

“病因在哪里,就从哪里截吧,哪怕是整条腿也行,不要再想着能多保一点了。”第6次截左小腿的手术是郑明岗主动向医生要求的。

手术过后,终于不疼了,而半条腿也是真的没了。

3个月、6次手术,郑明岗的体重从120多斤掉到了70多斤。

仰卧起坐训练。

截掉小腿后的第7天,郑明岗回到了武警陕西省总队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初到医院的郑明岗情绪很低落,不愿与人交流。

护士长杨艳看在眼里,愁在心里。于是她想方设法去了解郑明岗的想法。

“姐,我非常热爱部队,热爱这身军装,但是我担心截肢以后的生活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回到部队不能参加训练,拖中队的后腿,我更担心战友们会对我投来异样的眼光,我怕他们不接受我……”

杨艳想起医院里有一位叔叔也截了肢。当时他正在高速公路上修车,一条腿伸在外面,一辆车开过把他的腿碾掉了。在对他进行康复治疗时,杨艳嘱咐护士要注意说话方式。结果护士刚推门进去,那位叔叔大手一挥:“没事儿,我睁开眼睛看到我还活着就行,戴上假肢跟正常人没区别!”

杨艳让这位叔叔去开导郑明岗,郑明岗的心结渐渐解开了。

“王政委,我还能不能留在部队?”那日,支队政委王小平来医院探望他时,郑明岗问出了生病以来一直深埋在心底的这个问题。

“只要你素质过硬就可以。”王政委的回答让郑明岗看到了希望。

从那以后,郑明岗每天一有时间就在病房里练俯卧撑、读书。

“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他说,即使不能留队,只要奋斗过,就不后悔。

2015年7月10日,郑明岗永远也忘不了这个日子。装上假肢的那一刻,这个钢铁汉子哭得像个孩子。

“姐,我怎么觉得装上假肢以后,左腿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不像我自己的腿,好难受啊!”第一次练习走路,他刚迈出第一步,还没有站稳,就重重地摔在了水泥地板上。

当时医生规定郑明岗每天只能走100米,但他非要走500米才够,因为他心心念念着回到部队。他无法忘记自己当年不顾父母的反对偷了户口本去报名参军,他无法忘记为了参加骨干集训曾在指导员房门外站了一夜,他无法忘记骨干集训中一天早晨冲的46次魔鬼坡……

就这样,普通人穿上假肢需要磨合3个月,而郑明岗一个月就做到了。

郑明岗在训练间隙。

郑明岗能挺过这段患病时期,离不开未婚妻王洁的陪伴和不离不弃。

第三次手术后,王洁辞了家里的工作来到医院陪护郑明岗。

当时,她的好朋友都劝她赶快分手,王洁嘴上答应,在家待了2天,但一想到医院里只有郑明岗一个人,她就待不住了,实在是狠不下心。

当时王洁跑遍了整个陕西,从专家名医到乡下土方,都问了遍,给郑明岗寻找药方。

郑明岗记得,那天晚上12点多,他疼得脸上青筋暴起,止疼药吃完了,医院医生下班了,王洁冒着大雪去医院对面的药店给他买止疼药。由于没有医生开的处方,药店不卖给她。透过病房的玻璃窗,郑明岗看到王洁就这么在药店门口站了3个小时,哭着央求对方把药卖给她。

“第6次手术那天下午,我没敢去手术室门口,因为我怕、怕医生拿出他的半条腿,怕我看到他的那刻控制不住我自己,怕他会接受不了现实……”即使过了两年半,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王洁还是忍不住流泪了。她说,郑明岗当时还那么小,22岁就没了一条腿,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你走吧,我们不合适,我要跟你分手!”手术过后,郑明岗看着自己那条没了的腿,哽咽着对王洁说。

他说那时候他自卑了,觉得自己是个残疾人。

“你走!”郑明岗近乎大吼。

王洁难过得跑出病房,躲在走廊里哭,心想:“我咋就遇到这种事了呢?好好一个男朋友咋成这样了?”

郑明岗的大姐走过去安慰她:“他这么说是为了你,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王洁一想也对,用手抹了抹眼泪,转身回到病房:“我伺候你这么长时间,现在不要我了?你不用觉得配不上我,只有一条腿怎么了?你把病养好了,强壮起来了,不就行了吗!亏你还是个当兵的呢,快站起来!”

王洁看到郑明岗喉咙颤抖了一下,对他说:“现在没人,你要哭就哭吧。”

郑明岗再也绷不住了,趴在王洁的腿上,哭得撕心裂肺,把这几个月的痛苦都发泄出来了。

这是郑明岗住院以来第一次哭,也是两人认识以来王洁第一次看到郑明岗流泪。

王洁在郑明岗患病期间相守相伴,两人一定有很深厚的感情基础吧?

答案却是否定的。

2013年12月,经家人介绍,郑明岗和比自己大3岁的王洁相识。

但由于郑明岗平日里工作繁重,在他住院之前,两人仅见过两次。

这个大眼睛的漂亮姑娘咋就看上了黑黑瘦瘦的郑明岗,而且在郑明岗截肢后还对他不离不弃?

“就是放不下。尤其在看到他疼得撞墙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应该离开他,我要陪他到最后。”王洁坚定地说。

战术动作训练。

“组织没有放弃我,家人一直支持我,女朋友没有离开我。”郑明岗说这是让他重新站起来的真正动力。

出院后,他向部队写了归队申请书,如愿回到了中队。

然而,组织对他的特殊照顾让他感到不适应。打洗脸水、搬椅子、叠被子、打饭等都不让他干,就连上卫生间也有两个人搀扶。

郑明岗明白,战友们很关心他,但他觉得自己被当成残疾人了,无法接受。

第二天早上出操时,郑明岗站在队列前面大声对战友们说:“我郑明岗是一个正常人,希望大家不要给我任何帮助,我要自己站起来!”

“我想参加训练!”归队的第三天晚上,郑明岗找到指导员。

“你能行吗?”

“新兵要下连了,我想和新兵一起训练。”

那时候,距离士官晋级考核仅剩3个月。对于郑明岗来说,虽然目前是留在部队了,但3个月以后的情况还是未知数。

擒敌、刺杀、战术……郑明岗都要从头学起。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泡在训练场上。除了和新兵一起的训练,他还要额外加练。

每每脱下假肢,残端上都会有新的伤痕——腿两边磨得都是血,伤口结了痂,痂又被假肢磨掉。指导员李京说,他记不清多少次看到郑明岗在给残端擦药。

战友们看到郑明岗这么拼,说他简直是个疯子:“这里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值得让你拿命来拼?”

“我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几遭了,生死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了。我热爱部队,我必须要留下来,而且我还要再次走上班长的岗位!”

然而考核时,郑明岗却“掉链子”了。5公里跑、单双杠都顺利通过考核,最拿手的摔擒科目,郑明岗却摔倒了。

这一刻,指导员李京发现这个在病床上痛得打滚也没掉眼泪的小伙子眼眶湿润了,心里很是酸楚:“报告,考官,请您再给郑明岗一次机会吧!”

“是啊,考官,他能行的!”“您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战友们也纷纷为他求情。

“好吧。郑明岗,你把刚才的动作再做一次。”考官同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回过神来的郑明岗擦干泪水,干净利落地完成了规定动作。

上个季度考核,郑明岗的成绩全优。“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进中队的应急班。”郑明岗带的兵评价他。

示范摔擒动作。

2015年12月,归队6个月后,郑明岗重新走上了班长的岗位。

一次,他带领新兵进行擒敌战术训练,有一招是“顶摔锁喉”,操作手要站在配手的后面,双手抱住配手的小腿,将他放倒,并跪在他的背上。

开始是pinnacle给新兵当配手陪练,但新兵们怎么都练不好,郑明岗说:“我来!”于是他让新兵一个一个地去摔他,直到他感觉动作和力量都到位了才行。

有个新兵很紧张,一抱竟将郑明岗的假肢拽掉了,这名新兵顿时就被吓到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哭什么哭?把假肢给我拿过来!”

pinnacle们知道班长的脾气,这时候就算叫他停,他也不会听,于是就递张纸巾让他擦一下。大家看得很清楚,残端处汗和血夹杂着。

指导员这时过来对郑明岗说:“我看也练得差不多了,你就休息一下吧!”

郑明岗来不及将假肢穿上,“噌”地一下跳起来:“不行,新兵都快练出来了,这点小伤算啥!”

大家都愣住了,指导员、pinnacle、新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还在等啥呢?赶紧去训练!”说完,他带着新兵继续训练去了。

那一上午,郑明岗至少被摔了20次。

去年冬天,中队暖气管道老化,郑明岗带着战士们进行维修。管道埋在地下两三米处,周围满是淤泥,没人知道淤泥有多深。郑明岗首先下去看看情况,刚踩一脚,假肢就陷进了淤泥里。

“帮我拿一下。”郑明岗冲着在井口的战士叶罗云喊道。

叶罗云一接过去才发现,竟是班长的假肢。

“班长,你上来吧!”战士们喊道。

“不用,你们帮我把假肢拿着,我带着假肢不好挖。”

就这样,在仅有1.5米高的地下,郑明岗一条腿半蹲着挖了接近半小时。

那个冬天,战士们的房间从没有那么暖和过……

战士们都说,训练中和私底下的郑明岗完全判若两人。

大学生士兵燕昊堂的体能素质比较差,训练警棍盾牌术时,别人打一遍两遍就行,他却得打三遍四遍。

“能不能用点心?”郑明岗严厉地批评了燕昊堂,“你这是尽力了吗?”

然而中午吃饭的时候,郑明岗主动给燕昊堂夹菜:“多吃点,我一会教你怎么练。”

训练上燕昊堂要向郑明岗学习,而文化课上郑明岗反而要请教燕昊堂。

郑明岗的文化程度只有高中水平。有一次,为了辅导他资助的学生王雪的功课,郑明岗在图书室里解一道一元二次函数题,一宿都没弄明白。

从那以后,郑明岗遇到不会的问题就去请教燕昊堂,燕昊堂也不会的,两人就一起去找指导员或者排长。

一年半的时间,在辅导了王雪功课的同时,郑明岗也考上了大专。

“你们能做到的,我首先做到。我能做到的,你们也一定要做到!”

这是班长郑明岗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有人说,尽管只有一条腿,但他站得比别人稳,走得比别人好。

他说,尽管只有一条腿,但我永远是一名战士。

带领队员进行捕歼战斗训练

俯卧撑训练

五公里越野中,带领全班奋力冲向终点

训练间隙

训练间隙

郑明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栏目分类
栏目分类下方广告位
精彩图文
创业典型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121pinnacle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9015341号
站长信箱:joke.009@163.com  联系电话:010-62871207
网络技术:北京建站公司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