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pinnacle网】口号:一二一向前进,宣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战友情深 >> 战友风采 >> 文章详细介绍
“蓝狐”来袭!让武警特战尖兵吃尽苦头
来源:中国军网    日期:2018-01-30    浏览量:1898      


蒋晓龙

“狐首”蒋晓龙

不善来者

“哧——”一声微响,蓝烟飘荡,“蓝军”指挥员在演习正式开始3分钟就被“红军”狙击手击中身亡。

“‘蓝军’指挥者退出演习。”电台里,传来导调组命令。

“我本磨刀石,今天要被磨。”几名“蓝军”眼神一对,转头看向蒋晓龙。

“大狐狸阵亡,小狐狸上。”这并非蒋晓龙第一次临危受命担任“狐首”。

数年前,蒋晓龙入“蓝军”不足半年,首任小组指挥员。他声东击西,揣着两颗手雷,端了“红军指挥部”。

又一仗,中外特战精英混合编为“红军”。蒋晓龙率领小组劫持人质,撤入大礼堂据守。“红军”团团围住大礼堂,蒋晓龙佯装谈判,释放部分“人质”,实则混入人质群中,趁乱又端“红军”指挥部。

连战连捷。自此,蒋晓龙在“兵不厌诈”的“蓝军”中,也颇有威名,被队友赞为:“小狐狸作狮子吼”。

然而,即使如此诡诈,蒋晓龙仍对这一次任务心生畏惧——“蓝军”奉命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山区,与“红军”缠斗三天两夜。而“红军”则受命不惜一切代价,将“蓝军”掏窝斩首。

“陌生作战区域、恶劣作战环境、超长对峙时间!”面对严峻的挑战,蒋晓龙眼神里流露杀机。

俄而,大雨滂沱。前方突然山体滑坡,滚石搅着泥水,翻滚跌落脚边。向前?高海拔地区植被稀少,山体随时可能二次滑坡。向后?“红军”胜利,“蓝军”也没啥丢人的。

“蓝军”队伍停下来,大家转身望着蒋晓龙。“这不过是场演习,没有必要冒险向前。万一山体坍塌,全都得包了饺子。”议论声纷起,像砸落的雨点,溅起大大小小的泥丸。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当好磨刀石。如果遇到危险就放弃,‘红军’这刀刃怎么磨?难道你们忘了,在那次反恐战斗中,暴恐分子凭借高海拔地域和恶劣天气,拖得反恐特战队员团团转?真正的暴恐分子绝不会因为天气恶劣而放弃暴恐行动。”蒋晓龙斩钉截铁地说。

蒋晓龙打开地形图,仔细研究发现,山腰处有一个山洞。“全体进山洞,以守代攻!”蒋晓龙从背包中拿出攀登绳索和工兵锹,率先向山上爬去。

“我们还没到达指定‘窝点’。”有人提醒蒋晓龙。

“俗话说,狡兔三窟。更何况,咱们是蓝狐。多三两个窝点,又有何妨!”蒋晓龙说着,手脚并用,爬至洞口,固定绳索,把队员拉入山洞。

第一夜,蒋晓龙守在洞口,挨至天色将明,合眼小寐。

曙光微露,骤雨初歇,山道上传来脚步声。蒋晓龙心知,“红军”侦察分队摸上来了。

“听我命令,杀!”蒋晓龙一声令下,手雷滚滚而下。瞬间,红烟缭绕。

“红军”侦察分队无一幸存,恨得直嚷嚷:“等我们主力军赶到,让你们插翅难逃!”

“闹了这么大动静,此处已不宜躲藏,抓紧时间转移吧?”队员建议。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蒋晓龙带领队员返回山路,在追击的必经之路上埋好爆炸物。这一天,“红军”再折人马。

入夜,蒋晓龙率队赶至指定区域,找到位于山坳的废弃民房。

“总算能进屋避避这刺骨的山风了。”一名队员刚要朝民房奔去,被蒋晓龙一把拽住。

“不许进屋,分组上山。”蒋晓龙将人员分为两组,分别据守在两侧山坡的制高点。

枪声、爆炸声、呐喊声,声声穿透山区薄凉的空气。

……

这一仗,足足缠斗三天两夜才分胜负。

“‘红军’掏窝斩首了吗?”事后许久,有人追问。蒋晓龙笑而不语。

“红军”常换,蒋晓龙常在。据知情者言,蒋晓龙身为“蓝军”,经历大小近80次反恐实战演习,从无败绩。

每逢蒋晓龙率队,便可听到对手说:“狐狸进宅院——来者不善。”

蒋晓龙从容笑答:“不善来者。”

印象

敢于险中制胜

■刘恩勉

狐狸每临险境,常显狡诈,善险中取胜。“狐首”蒋晓龙以狡诈多变的实战硬功,助力“红军”应万变仍从容。


李振超

“杀手”李振超

枪机对战

清晨6时,腾格里沙漠从沉睡中苏醒。“杀手”李振超望着天边绚烂的朝霞,似乎嗅到一丝实战的血腥气息。

“毫无胜算!”李振超暗自揣摩:“这场沙漠追逃反恐演习,或许将是自己输得最惨的一仗。”

要知道,李振超“杀手”威名远扬,逼迫他做出这样的判断,实非易事。4年前,某反恐演习,李振超率领4名“蓝军”,击毙“红军”96名队员。酣战结束,仅剩李振超一个人幸存。然而,这次任务更为艰巨,难度堪比徒手纵穿腾格里沙漠。

“论装备,‘红军’上有直升机,下有沙漠摩托,‘蓝军’只有两条腿;比人员,‘红军’出动200名特战队员,个个都是反恐精锐,‘蓝军’仅有10人,还要挟持2名人质。”领头“狐首”分析:“在现实反恐战斗中,究竟什么样的暴恐分子,值得‘红军’动用如此力量悬殊的队伍围追捕歼?”

“全体人员分三组,朝东、北、南三个方向奔袭,力争拖延时间。”“狐首”一声令下,拽起“人质”,窜入沙海。

枪支、子弹、饮用水,负重20余公斤,厚重的作战靴一步一坑陷入黄沙。李振超每走一步都会有沙粒灌入鞋中,磨得脚趾头疼。他回头招呼两名队员:“这一仗,咱们要螳臂当车、背水一战。”

“杀手,别净说漂亮话,还是想想怎么先躲过1个小时。输也不能输得姿势难看。”一名“歹徒”挤兑道。

李振超脚下不减速,口中不含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能以少博多、以弱制强。”

“嗡,嗡……”突然,远处传来沙漠摩托发动机轰鸣声。李振超冲上沙丘,拿起望远镜边观察边思忖:“单靠两条腿,肯定跑不过‘红军’的沙漠摩托。”

李振超喊道:“快,就地伪装。”话音甫落,他将人质推倒在沙丘下,迅速用黄沙掩埋全身,只留口鼻呼吸。随即,其他“蓝军”快速隐身没入黄沙。沙漠摩托的轰鸣声近了,近了,又远了。

李振超一跃而起,眯起眼睛,四下张望。只见沙梁另一侧,一片绿色灌木蓬勃招展。“地势、隐蔽物、风速……”李振超大脑飞速运转,计算最佳射程和角度,脑海中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回,我们以逸待劳。”李振超解下身上的背囊,边扔矿泉水瓶、食品袋,边朝灌木丛奔去。

“你们负责诱敌深入,我负责精确打击。”李振超钻入灌木丛中,架好狙击步枪,手指沙丘方向,下达命令。

李振超趴在地上大气儿没喘匀称,空中出现4架“红军”直升机黑影,直奔“蓝军”而来。

“你枪法虽然好,但仰角射击难度大、精度低。”队友劝告李振超不要以卵击石:“万一狙击失败,就会彻底暴露。到那时,将创造‘蓝军’溃败的最短时间纪录。要不,咱们先躲过这一关?”

“与其亡命沙海,不如放手一搏。难道你不想创造‘蓝军’胜利的最短时间纪录?”李振超反问。

“我们从未与直升机对抗。这会不会违反演习规则?”队友再次相劝。

“反恐实战中,暴恐分子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干掉对手的机会。要想磨出‘红军’最强的锋芒,就要发挥‘蓝军’最大的威力。”李振超猜测着:“这一次,直升机到底能够飞多低?是否能够进入最佳射程?”

黄沙狂舞,打在战术眼镜上噼啪作响。 4架“红军”直升机成战斗队形呼啸而来,很快发现沙丘上被“蓝军”遗弃的背囊,盘旋着降低高度,向李振超藏身的灌木区逼近。1000米,800米,直升机越压越低,旋翼搅起的沙粒如同颗颗铁弹,射向四面八方。“红军”飞行员打开机舱门,观察搜索地面情况。李振超屏住呼吸,瞄准镜牢牢锁定直升机,静静等待时机。眼见直升机一个盘旋侧飞,李振超冷静扣响扳机。

“嘭!”机舱内红色烟雾升起。对讲机里,传来导调组的声音:“1号直升机坠落,机上所有人员退出演习!”

“嘿,我们干掉一架直升机!‘杀手’,太酷了!”队员们击掌相庆,目送直升机群转向而去。

汗水冲开油彩,在李振超脸上勾勒出山峦丘壑,他嘿嘿一笑,低喝一句:“别高兴太早,血战刚刚开始。”

印象

不按套路出牌

■卓书伟

没有战斗规则就是唯一战斗规则。“蓝军”“杀手”永远不按规则打仗,才能在千变万化的实战中磨砺“红军”锋刃。



王超

“伪装者”王超

逢战变脸

“伪装者”善变,一张面孔,百样嘴脸,一副身板,百般手段。“蓝狐”王超,每逢实战,必换面孔,次次不同,场场得手。

王超总结,伪装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装什么,像什么。

一次夜间反恐演习,“红军”奉命山地搜索“蓝军”。5名“红军”队员间隔2米,踢着草皮树叶,拉网式向前推进。规定时间过去,“红军”没有搜索到目标。面对导调组判决,个个不服气。

“‘蓝狐’,出来。”只听一声令下,王超身披丛林伪装服,爬出隐藏区。他脸上画着丛林油彩,头上顶着树枝草叶,嘴里还叼着一撮狗尾巴草。

“好险!”王超吐掉草茎,调侃起“红军”队员:“刚才,你的战术手电差点儿晃瞎我的眼。”“还有你,一枪托砸在我腿上,疼得我差点喊出声来。”

这一仗,王超犹如丛林“变色龙”,乔装制胜。

第二重境界——装什么,是什么。

那次反恐演习,一个身披蓝色大褂、蓬头垢面的老人推车而来。只见他行走艰难,一瘸一拐,腰缠麻绳,上别镰刀,独轮车上堆半车柴火,还不时拉袖子擦擦鼻涕。

老人步履蹒跚走至卡口,被“红军”拦住盘问: “大爷,您是从哪里进来的?”

老人摇摇头,又点点头,似乎听不懂,嘟嘟囔囔朝前走。“红军”队员刚想翻看车上柴火,老人骂骂咧咧,拔出镰刀,斜斜砍下,又跌倒在地。

“红军”队员听不懂方言,生怕老人摔伤,只得劝说:“这里正在演习,请您抓紧时间离开。”老人慢吞吞爬起,缓步慢行。

此时,距离演习结束仅剩最后30分钟。“红军”指挥员望着老人远去的身影,突然感觉有诈。“演习开始前,附近提前清场。这个老人从何而来?”说到这里,“红军”指挥员大喊:“追!刚才那个老人,定是‘蓝狐’!”

“红军”追击小组尚未出发,爆炸声已经震天而响,“红军”指挥车浓烟四起,车侧停靠着火苗正旺的独轮车。这一仗,推车“老人”王超神似取胜。

第三重境界——是什么,做什么。

那一次,反恐演习拉至京外某地高校。红蓝双方谁也不知谁的底细。

王超头戴棒球帽,手拿羽毛球拍,在操场上拦住一个漂亮女生:“同学,你能帮我个忙吗?我们在反恐演习,你能假扮我的女朋友,陪我走出校门吗?”

“流氓!肥皂剧看多了吧!你咋不说自己是某国陆战队员呢!”只听女生冷嘲热讽:“再不闪开,我喊保安抓你。”王超一愣,让“女神”先行。

“太漂亮的女生性格高傲,戒备心重。”王超平素自学的心理学,此刻开始“半瓶子晃荡”。

“圆脸女生大多性格温和,愿意帮助他人。”王超盘算:“与其故弄玄虚,不如坦诚求助。”

王超拿定主意,在饭堂门口拦住一位圆脸“萌妹”。随即,侧身掏出士兵证,据实相告:“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反恐演习。我是一名侦察兵,请同学配合行动。”

还别说,这一招挺灵。圆脸“萌妹”相信王超不是“坏人”,而是“抓坏人”的人。俩人不仅佯装校园情侣,有说有笑地“逛”遍校园,摸清前门、后门把守的“红军”兵力布置,“萌妹”还帮王超在“红军”运兵车厢上,贴了一个自吸式“炸弹”。

这一仗,“高校学子”王超在“谈情说爱”中完成侦察任务。

印象

胆气技为先

■曾建君

装而不伪,神形兼备。“伪装者”王超,以超人的智慧胆识,在侦察作战领域,磨炼了“红军”,成就了自己。



宋修杰

“制爆者”宋修杰

以弹当关

“不怕小狐狸跑得快,就怕老狐狸又搞怪!”谈起反恐实战红蓝对抗,就绕不过“老狐狸”宋修杰。

为啥?“老狐狸”宋修杰是名四级警士长。武警部队组建特战对抗中队那年,他就入选第一批“蓝军”。

“老狐狸”的本领可不是吹的,曾以“一弹当关”,难倒百名英雄汉。

话说那年排爆手培训,大江南北高手云集。结业考核,上级命令宋修杰制作百枚爆炸物,实弹检验培训效果。连考3天,排爆成功者逾九成。宋修杰立于考场外,不露声色。有排爆者出考场,大声笑噱:“不过如此。”宋修杰听闻,不恼不怒。

最后一场,偌大的考场中央,孤零零摆一只邮筒。

“第一名排爆者,计时开始。”裁判员一声令下,排爆者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一步步迈向邮筒,手持电子听音器、便携式X光检测仪,开始检测分析。

很快,排爆者根据X光检测结果,顺利找到邮筒开口。只见他屏住呼吸,一根根剪断干扰导线,小心翼翼剥离炸药。眼看即将排除,排爆手手下略略一抖,碰触邮筒侧壁。只见邮筒微微一倾,红色烟雾顿时弥漫。

“第二名,阵亡!”“第三名,阵亡!”从天亮考到天黑,10名排爆者无不阵亡。

“这只‘老狐狸’,邮筒炸弹看似普通,实则暗藏杀机!”大家讨论到半夜,才搞明白,全都栽于隐藏的水银平衡装置上。只需轻轻触碰,水银随即流动,装置倾斜,引发炸弹。

没人知道,午夜2点,宋修杰独自回到考场,小心翼翼打开邮筒,先对调安全开关,再连接继电器。他边调整边嘟囔:“狐谚有云,狐狸打马蜂——不知道厉害!不让你们在考场上多吃些苦头,你们怎么能改掉心浮气躁的心性?”

不出宋修杰所料,第二天参加考核的排爆者,再次集体阵亡。

当夜,这枚邮筒炸弹被排爆手冠名为“史上最难排的炸弹”。几十名失手“阵亡”的排爆手聚在一起,有的画出线路图,有的标出平衡装置,还有的比划操作手法。

宋修杰站在场外细听,憨笑连连,折回床上,烙了半宿“大饼”。黎明,宋修杰潜回考场,一番折腾,负手而回。

第3天考核,排爆者刚一打开邮筒,就听到“嘀,嘀,嘀”的秒表声。

邮筒仍是那个邮筒,炸弹却不是那个炸弹。这一回,宋修杰不仅增了定时装置,还加了遥控装置。

时间一秒一秒飞逝。第70名排爆者边观察,边琢磨,险过5关。最后,面对红黄两根导线,他拿起剪线器,迟迟不敢下手。“万一剪错,非‘死’ 即‘残’。侥幸剪对,无异于中了‘头彩’。”排爆者犹豫再犹豫,直到规定时间的最后1秒,咬牙剪断红线。

“咔——”清响声后,炸弹排除,观考者无不高呼欢笑。

宋修杰伸手与排爆者击掌祝贺。排爆者一头冷汗,说:“这次成功排除炸弹,靠的是技术,也是运气。”

“排爆可不是拍电影。”宋修杰说:“在某国大片中,拆弹专家总是能够全身而退。但在实战中,每名排爆者的生命,都系于一弹之上、一念之间。”

宋修杰声音不大,却震得满场鸦雀无声。

他撩起裤腿,指着腿上一个深坑坦诚地说:“我研究炸弹、制作炸弹整十年。按理说,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了解炸弹的特点和设置。但在我制爆、排爆的十年中,仍然受伤十几次。今天,我制作这枚炸弹,就是要告诉你们,作为一名排爆者,你永远不能轻视面前的每一枚炸弹—你的生命,一弹可夺。”

印象

实战砺血性

■夏金生

一弹即一战,一战关乎一命。制爆者宋修杰,10年制弹,10年磨剑。在这块磨刀石下,磨出排爆精英,磨出实战血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栏目分类
栏目分类下方广告位
精彩图文
创业典型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121pinnacle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信箱:joke.009@163.com  联系电话:010-62871207
网络技术:北京建站公司
网站统计: